乐信彩票

                                                来源:乐信彩票
                                                发稿时间:2020-09-19 18:42:27

                                                闫丽梦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

                                                撒这种早就被拆穿的谎,结果只会“翻车”。观察者网注意到,在推特发布论文链接后不到两天(9月14日),闫丽梦的推特账号就被封禁。推特官方早于今年3月便宣布,会处理发布“与官方公共卫生信息相矛盾”内容的账号。

                                                闫丽梦在美媒曝出的所谓“大料”,和美国疫情期间热传的谣言和“阴谋论”一致。对于这些谣言,我国外交部、香港大学,包括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在内的医学家,从时间线和医学角度予以全面反驳。

                                                去年12月31日,就有“朋友”向其介绍了病毒“人传人”的情况。她和内地的同事一直在讨论新冠病毒,然后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沉默不语”。1月16日,她还向其上司,港大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烈文报告。但潘烈文同样要求其“噤声”。港大公共卫生学院讲座教授裴伟士(Malik Peiris)也“知悉事件”,但没有任何行动。随后,闫丽梦开始给自己脸上贴金,声称自己的推特被封禁是因为“中方出手”,她是“中国政府想要消失的目标”。

                                                至于闫丽梦此次大力推广的“病毒人造论”,全球多位医学专家早就驳斥此论断为“阴谋论”。

                                                但闫丽梦仍旧没有死心。当地时间9月15日,她再次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与特朗普“最爱看的主播”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唱起了“双簧”。

                                                在此之前,不仅香港大学驳斥指出闫丽梦所言与事实不符,她在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期间,从未在港大进行她重点炒作的有关“新冠病毒人传人”研究;美国顶级传染病学家福奇5月也曾向《国家地理》表示,科学依据“非常非常强有力地指向”新冠病毒来源于自然并从动物传播到人类这一理论。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陈言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日本媒体认为,受美国施压,日本政府去年开始“排除华为”后,企业原本仍能向华为提供半导体等产品。和华为的关系,直接影响着日本企业的研发与销售。有不少做闪存芯片、手机镜头的日本企业家私下对陈言说,“失去华为非常容易,但想找到一家和华为同等规模的企业却太难了”,“华为对技术、产品质量要求非常的高,华为的需求引导了我们(日企)的研发,实现了产品的进步。没有了华为,日本企业的进步就会变缓”。谈到现在美国打压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有的日本企业家还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日美贸易摩擦时美国打压日本家电企业的场景,他们会说:“中美竞争,比日美贸易摩擦要更为惨烈。”

                                                相关供应链消息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华为禁令给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带来强烈冲击,美国企业也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导致美企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严重下滑。去年6月,《纽约时报》曾报道说,华为每年从美国公司采购大约110亿美元的技术。路透社等西方媒体近日援引的数据显示,在华为的美国供应商中,按照来自华为的收入排名,Flex、博通、高通、希捷科技、镁光科技、Qorvo、英特尔、Skyworks、Corning和ADI列前10位。从华为占其收入的比例来看,最多的一家美企是NeoPhotonics,占比达47%。从华为的全球供应商数量来看,美国紧随中国大陆(30家)位居第二,数量多达23家。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已公开发声,批评禁令对商业芯片销售的广泛限制将给美国半导体行业带来重大的破坏,给供应链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波士顿咨询公司今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如果美国维持现行“实体清单”中规定的限制,将损失8%的全球份额和16%的收入。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销售,实际上会导致与中国“技术脱钩”,那么其将损失18%的全球份额和37%的收入。收入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大幅削减,并造成1.5万至4万个高技能工作岗位流失。

                                                陈言曾问日本企业界人士“到底哪些零部件会犯美国的顾忌”,但对方大多讳莫如深。日本企业能做的就是通过法务部门与美国的律师事务所联系,一个一个地判断产品是否违反美国禁令。这个过程会很繁复,但面对美国“淫威”,日企又不能不花大价钱去做。